热线:027-9634730 邮箱:shasnews@163.com
搜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泉州新闻资讯 > 休闲娱乐 >
“拿来”加本土改造 传统丧尸题材跑
来源:】 2020-03-17 18:02 【作者: 泉州新闻资讯】

  辛辣的人性讽刺,反转到暴爽的权谋

  传统丧尸题材跑上新轨道

  Netflix投资制作的首部原创丧尸题材韩剧《王国》第二季近日上线全部剧集,再次像第一季播出时一样引爆话题,备受好评。作为美国影视作品极具商业价值的类型创作,丧尸题材曾出现过很多爆款,但自从韩国的《釜山行》在电影奖项和票房上双丰收后,韩国原创的丧尸题材作品开始流行并走向国际。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师文静

  “拿来”加本土改造

  《王国》刷爆网络

  《王国》第二季延续第一季的故事,叙事节奏非常快,画面质感、配乐、镜头使用技巧都可圈可点,而电影级别的演员组成的表演阵容让剧中人物个个有看点无槽点。《王国》能风靡全球且第一季被《纽约时报》评为2019年十佳电视剧,与其所聚焦的丧尸题材不无关系。这一题材有着庞大的观众基础和市场需求。

  《王国》虽讲述的是历史上朝鲜李氏王朝时期发生的故事,但把美国影视作品中的丧尸形象直接拿了过来,将宫斗权谋与丧尸瘟疫两条线做了很好的类型融合。《王国》中丧尸的设定基本与美剧没有太大出入,比如丧尸没有思考和判断能力;丧尸本能地追逐血肉;丧尸病毒可以传播给人类;丧尸有缺陷设定,怕阳光或怕水;杀死丧尸最好的办法是攻击头部等。喜欢该题材的观众对此并不陌生。而与美剧相比,《王国》中的丧尸呈现在画面惊悚程度上要含蓄很多,并没有连篇累牍的极具冲击力的宏大场面,也摒弃了前者过多的暴力杀戮镜头,更多通过镜头画面、音乐、演员的表演制造紧张氛围。

  剧中,应继承王位的王世子李苍在朝廷中被架空权力,身边人一个个被陷害,大权就要旁落,他要复仇并拯救深陷瘟疫与饥饿灾难的王国,编剧则给他安排了强大的对手,李苍一层层拨开迷雾的过程也是对抗丧尸、对抗人性的过程。每当观众以为复仇之路走不下去时,剧中关键人物一个个现身或死去以推动剧情;每当观众以为复仇要成功时,反派角色永远留有后手,而丧尸则是权谋主角们的手中王牌。《王国》反转再反转的权谋戏是韩国古装作品中常见的题材,是编剧们的拿手好戏。尤其是剧中对王权旁落的刻画,对王室君臣父子猜忌的刻画,对民族悲情的呈现,是很多韩国古装片的常见主题。该剧的刻画也比较高水准。

  但《王国》的节奏感则更接近美剧风格,之所以好看,就是因为剧情跌宕起伏,人物命运无法捉摸,各种转折出人意料。值得一提的是,剧中塑造了几个非常有特色的人物,比如赴死赎罪的安炫大人、毒药弑父的极端人物皇后、背叛世子的忠臣武英等。在短短几集的篇幅中,各种人性深刻的人物齐全,观众容易被吸引。

  《王国》更像是微缩版的《权力的游戏》。《权游》中异鬼、夜王虽恐怖,但人性善恶、权力深渊才是最大的看点。《权游》中的夜王传说是整部剧的悬疑元素,而《王国》在丧尸、权谋之下的第三层面看点也是悬疑线——生死草的秘密。这也引出了该剧第三季。

  《王国》将美剧元素的丧尸与权谋、悬疑做了非常贴合的类型融合,将各元素浓缩到了一个极短的时间进程中,故事的各个逻辑环紧扣,这种凝练性和快节奏,保证了故事的水准。

  东方式丧尸宇宙

  正在形成

  在好莱坞影视作品中,丧尸这一艺术形象已存在了近百年历史。随着影视拍摄技术不断提高,近些年来的《生化危机》系列、《我是传奇》、《行尸走肉》系列等作品的视听感受也越来越高级,不断让该题材作品创造更大的商业价值。但西方丧尸题材作品所呈现的暴力美学、末世灾难、英雄主义、人类文明等主题一直是好莱坞式的叙事重点和审美风格。有不少美国丧尸主题作品,更是拍成了暴力、惊悚主题下的爆米花电影。

  美剧中的人物大多不是善恶分明的人,但没有很强烈的复杂感,大多数主角有自身的信念和坚守,而故事更多讲述的是人类渡过一个个难关“升级打怪”的故事。丧尸灾难来临之时,是英雄长成之时,比如《我是传奇》;也是人类内耗制造派系斗争但人类文明、人类情怀不会消亡之时,比如《行尸走肉》等。当然这些作品也会反映家庭、情感的重要性,反思人性的丑恶,传播人文主义价值观,也反思人类在贪婪追求大自然暴利时有可能自我毁灭等宏大主题。

一本道无玛AV

  韩国近几年开始不断创作的丧尸题材影视作品,同样是本质上反应人性,但与西方式丧尸题材作品不太一样,让该题材有了东方式的思维。与美剧中幸存的人类解决一个个丧尸或借由丧尸制造的大麻烦不同,韩国的丧尸作品更注重塑造人的复杂。

  《王国》中就有很多观众熟悉的东方式宿命感,在各种因果轮回下讲故事,展示人性背后的幽暗。比如丧尸瘟疫的大规模暴发,是因为打虎队成员永信为了拯救饥饿的百姓让他们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而变丧尸,而永信的家人都是被害变丧尸的,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苦;借百姓丧尸以少敌多大战倭寇的安炫大人,心中背负对百姓的罪责,一心想着赎罪,最终以变丧尸袭击反派的惨烈方式结束命运。这些人都是丧尸瘟疫蔓延的“帮凶”,但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坏人,所以能让观众有更多的感慨。

  而率先打响韩国丧尸题材作品第一炮的《釜山行》既有模仿也有突破的意识。这部影片的叙事方式采用了好莱坞灾难片常用的封闭空间叙事,丧尸灾难主要发生在一列火车上,但借助封闭空间和特定人群,导演拍出了对人性的多角度展示,既有男主角这种利己主义者的成长,也有辛辣的对人性恶的批判,还掺杂着东方传统伦理道德下的人情牵绊,让这部影片变成了“好莱坞类型片+东方家庭伦理情感片”。一部商业电影,还得到了不少国际大电影奖的青睐,证明了流行元素与本土价值观的融合,也能拍出口碑好片。

  如果说“升级打怪”是西方丧尸作品的优点,那么深挖人性注定的命运、展示人性的温情和对人性辛辣的讽刺,则是韩国丧尸题材作品的优势。除了《王国》《釜山行》,韩国近年来还有一系列丧尸主题作品创作出来,比如《猖獗》《奇妙的家族》以及《釜山行》的续篇《半岛》等,对这个题材的着迷,可以看出韩国影视创作逐渐有了打造东方丧尸题材宇宙的意思,而这种多类型融合的新鲜创作既有市场又能得到观众的认可。

上一篇:琼瑶老了 琼瑶剧却常看常新
下一篇:没有了
  热点图片
Copyright © afvv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泉州新闻资讯 版权所有